0°

天地苍茫,可我们只看见楼房

天地苍茫,可我们只看见楼房


到青海之前,从来不知道,原来那片听起来那样苍凉的青藏高原,是那样风光秀美,遍地水源。

而,这里的风光秀美,遍地水源,又绝不会显得有一丁点小家子气,因为这里的天地,异常辽阔。辽阔到汽车明明飞奔在路上,可我看着窗外的景象只觉得并未做太大的移动,只有山像是起起伏伏的巨兽,在为某种神圣的使命做着最后的准备。低矮的灌木,有的绿有的黄,还有的已经变得像我的裙子一样红,它们像是被随意地洒落在山间和草原上,间或有几株高大而灿烂的乔木迎着风和阳光,把高原的深秋渲染得更加明亮。

那个时候我才明白,为什么人们都要把头削尖了扎到高原上来——因为这里开阔的土地,会给人一颗开阔的心。

同行的姐姐就这样感叹:天天看着这样的天地,什么烦心事也藏不住啊!

我想,是这样。


今天最可怜的人,是什么人呢?

是城市里的人。今天的城市中,有多少人还能发自内心地笑出来?又有多少人能够坦然面对自己,觉得对未来毫无恐惧和焦虑呢?城市中的人心,太可怜,可怜到稍微放松一下,都不敢。

而,当我们真的置身高原,那个能于博大处让人照见自我的渺小,又于细腻处让人能够把心敞开的地方,我们那一颗在城市中被紧紧捆绑了许久的心,就会瞬间得到释放。于是,我们三个加起来都要超过一百岁的女人,就这样,从心里往外地,撒开了欢。

印象中,这是我拍到的第一条经幡


当时,我们包了一辆车,司机师傅非常好,一路帮我们规划路线和好吃的。往青海湖去的路上,路过一片沙岛。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多沙,简直如到了沙漠里一般。我们在一大片沙子跟前又叫又笑,还跳起很高很高来拍照片,还把汉服也换上,眼见着连绵的沙丘,不知怎么觉得自己就到了敦煌,于是就跳起了飞天,司机师傅居然也可以跟我们的状态无缝对接,举着相机帮我们拍了很多照片。

穿上汉服站在沙丘里,我们远望敦煌,跳起飞天


然后我遇到了那次出行最初的一个惊喜,就是一匹被拴在路边的温柔而胆小的白马。由此也拉开了我在高原上的另一场狂欢的序曲——撩动物。同行的一位姐姐说我那一路是招猫逗狗,把见到的所有动物都勾搭了个遍,已经可以从西藏一直排队排回大连,我深以为然。

红衣白马,黄土蓝天


青海很大,青海湖也很大。从我们开始在车里能看见湖水,到真正到了青海湖边上,几乎经历了小半天。高原的阳光本就炽热,这时候变得更加灼烈。其实当时的我不觉得,到了今天重新审视当时的情状,才发现高原上的景致,真的是路边最美好。真的到了景区里,你已经审美疲劳。

沙丘绵延不绝,中间立着一位美人


但我依然记得,在青海湖边上,见到了一场锅庄。

回来之后我无数次与朋友提起,高原上的汉子们太帅了~!太阳刚了~!那真的是我不能放下的惊喜。那是一场描述青海湖的神话传说的舞蹈,汉子们身高一米八,腿长也是一米八,头戴神兽面具,身穿艳丽的藏袍,简单的几个动作里,英武之气尽显。说实话,我们这些在城市里长大的姑娘,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男人。那也是我在后来无数次跟别人提起的,有生之年第一次产生了,看见男人想扑上去的冲动。

更不要提,他们跳完舞把面具摘下来行礼的那一刻了!!!小麦色的皮肤,刚毅的线条,我觉得我再描写他们我就可以去写言情小黄书了~!!

咳咳。

可惜我并没有拍到那些汉子,小草给了我安慰


严肃认真地讲,今天在汉地的男孩,已经很难拥有这样一份阳刚之气。

我不想探讨这里头孰是孰非,原因又如何,我只想说,当一个民族男不像男,女不像女,就代表着每个人的心里,都缺失了自己应有的位置,而终其一生,也很难再找到另一个能让自己归位的人了。

爱情,原本不就该是这样一回事么?

有这样的天地,养出那样的人,不稀奇

羡慕高原啊,我只是个可怜的城市人。

湖上撒欢


惊鸿

2017/6/26

天地苍茫,可我们只看见楼房

湖里一只鸟,结束今天

「点点赞赏,手留余香」

    还没有人赞赏,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!